首页 >射击游戏

失恋的第二十八天我踏上了开往青海的火车

2019-11-10 00:25:56 | 来源: 射击游戏

这篇文章的作者Haru是一个25岁的女孩,喜欢音乐和读书,讨厌乏味的生活。然而生活却鲜有艺术和故事里所传达的灵感,多数时候,有的只是重复。在前段时间经历了一段失败的感情后,她闷在家里颓废了一段时间,然后毅然决定辞掉工作,和朋友开始了一次她期待很久的火车之旅。她看到很多风景,遇到一些有趣的人,在青海,观看了一次日出。当她看见太阳从无比干净的天空升起,她感到生活焕然一新。

米兰昆德拉有一句话/一本书,被文艺青年借以旅行的名号用到烂掉,名曰“生活在别处”。今年则被一封辞职信替代掉,名曰:“世界这么大,我想出去走走”。

旅行的意义与目的千姿百态,并不仅仅是因为逃避或者冲动为之。凡经过必将留下痕迹,旅行的意义亦是。在出发之前,你并不会知晓你会遇到什么,或者会改变些什么,它是另一种生活方式的延展。

在我成为双失青年(是的,失业又失恋)的第二十八天,在经历了一段醉生梦死与葛优瘫的混沌生活之后,在某一天的聚会里,在Bella提议去青海的邀约下,我第一个举手,也是唯一个。为何不去呢,二十五岁的大龄剩女,工作普通恋爱普通,普通得结束也不轰轰烈烈,伤在心底。我的生活还剩下些什么呢?反正在这个城市我已经一无所有。

嚷着说“让我客死他乡吧哈哈哈哈”,我踏上了开往青海的火车。

失恋的第二十八天我踏上了开往青海的火车

每到一个城市的第一天我们都会十分兴奋,陌生的街道,陌生的风味,陌生的面貌都吸引着我们急切地去了解这座城市,浏览网上攻略游走在城市的四处如同探宝,为一些小事而哈哈大笑,不知疲惫。

我们在寻找些什么,又似乎什么也不存在。

在武汉我们认识了LI。那天在酒店前台办理登记的时候,他听到我们的粤语,与我们搭话了。LI是广东人,在这边工作。当天晚上他作为导游带我们去了一家很热闹的烧烤店,我们先是聊着广东的一些趣闻,他也介绍了一些武汉特色景点与美食。聊到我们接下来的行程,才知道LI去过很多地方,半个旅游达人。但LI说他都几年没有去旅行了。

“为什么,因为太忙了吗?”

“并不是。只是觉得,失去了意义。”

“年轻的时候哪里都想看看,等老了又觉得在哪里都无所谓”,说着话的时候LI像一头疲乏的兽,他才30岁。

他指着外面,从二楼看下去车水马龙,步行街满满当当都是青年男女。他说,“你看看这座城市,永远这么喧嚣不安。人们都渴望向外走,但外走的人又渴望回来。因为厌倦这座城市才四处游历,却在成为冒险者后,不愿意再离开。这个每个人都有一颗冒险的心,正在跳跃,或者停止的。”

“而你们,是正在跳动着的”,他补充道,拿起一罐啤酒灌了一大口。

世界上充满无数可能性,无论在何时何地,只有保持着对生活的热枕,为何会对生活失去热情?假若让你爬过一座高山,难道你就不会对‘征服’产生欲望吗?可是在LI心中,山爬过一座又一座,他无法取得生命之泉,便把冒险之心熄灭掉了。

失恋的第二十八天我踏上了开往青海的火车

那天晚上,从地铁口出来我们步行到酒店,十分钟的路程,一边是呼啸而过的车辆灌风声,一边是寂寥关闸的小门店,在陌生又千篇一律的街道上,两个人一人一句粤语歌不害臊地唱了走音起来,歌声飘散在我们的脚步之后,消散在夏日的夜晚里。

是的,我们的心正在跳动着。青春的火焰仍在我们的胸腔燃烧,即便对未来毫无把握,即便年龄已经逐渐增长,为着自身的归属烦恼,也为着父母的年老忧伤。但同时,我们仍旧热爱着这个世界,渴望获得优待,渴望遇见更美好的事物,拓宽更广阔的视野,不枉此生。

失恋的第二十八天我踏上了开往青海的火车

住在西宁的青年旅馆的时候,宿友是一个同龄的西安女生Ann,我们说起各自的情况,她说,好巧,我也是离职决定旅行的。

“朋友都在工作,等着时间一直等不到,所以就不管自己一个出来了。”

知道我们去了很多不同的城市之后,她说,“这是我第一次出外旅行,从小就一直很努力读书,高中大学研究生,读完书就出来工作,根本没有时间旅行。“

”这次辞职了立刻来了。不然又没有时间了。”

但Ann最后还是没能与我们一起去青海湖,在出发的前夜,她接到家里的电话,需要她立即回家参加一个亲戚介绍的国企企业的面试机会。我们就这样无能为力地望着Ann收拾行李,看着她把收拾出来的红裙子放回行李箱,然后说着再见,祝你顺利。直到房门关闭。

我开始意识到,很多人并没有“说走就走”这句话所能承担的意志,人们更多的是背负着家庭与更多社会身份,这也许就是为什么那封“我想出去看看”的离职信产生如此大的反响。有的人一直依附在社会准则里,偶尔想要出轨,却仍旧没有勇气。Ann的人生就是一个圈套,一直束缚着,不能越池半步,按照生活准则一步步向前。到25岁,才用力拼了才能跳出水域呼吸一次,却是出师未捷的一次。往后她结婚生孩,她的旅行梦何时会实现?

19岁的Tiffany则像一颗热带植物,她也是我们青海旅行的其中驴友。染着一头红发,皮肤白暂,身材高大,不穿裙子只爱破洞裤,性情活泼。高考以后为了犒劳自己,她决定去一趟毕业旅行。真真是说走就走,今天买火车票,明天就启程。买不到硬卧,独自一人坐了33个小时的硬座,成为她说“人生Top 10”的经历。

她身上那种高中生特有的率真与汉子气息总能惹我们大笑。在Tiffany身上,我感受到一些似乎在年岁的磨砺中失去的宝藏,对未来充满希望的乐观,对当下充满热情的活力,对过去,不曾耿耿于怀的豁达与健忘。我们曾经不也如此年轻,恣意,充满无数可能性吗?

在青海的日子里我们都在公路旅行,绵长无尽头的公路,掠过的绵长的湖泊与山脉。天空辽阔,那么远那么近。一路上我们吃着着西瓜,唱着老歌,打开车窗,眺望着疾驰而掠过的风景,任风灌入,吹乱我们的头发,扬起青春的气息。凯鲁亚克笔下的公路也是这般吗?永远年轻。永远热泪盈眶。

清晨五点钟的青海十分寒冷,温度只有10度。我们裹着旅店的床单,坐在黑马河边看日出。冷风刮着我们的脸,大家昏昏欲睡。

我挪了挪身子,更靠近Bella。

“嘿,你想不想回家。”

“不想。”

“为什么。”

“因为要面对很多东西。”

“可是我们都知道旅程总有结束的一天。”

太阳慢慢出来,起先只是一点点橘黄色,接着如涂料滴进水里一般漫溯开来。

“哎,我突然想起一句广告。”

“你点知道今日会好天噶。”

“希望在明天啊嘛。”

“你别这么矫情好不好,你这样我会想要哭耶。”却是笑了起来。

我们倚靠着坐着,直到太阳的橘色光芒漫溯到我们白色的床单上。

旅行的意义对于LI来说,是年轻气盛消逝的安居。对于Ann来说,是长久的梦想与短暂的喘息。对于红头发Tiffany来说,是青春飞扬的荷尔蒙。而对我和bella来说,旅行的意义是,我愿意和你一起虚度时光,而那段虚度,是我回忆时嘴角翘起的不自觉。

人生像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程。列车并不会在某一个地方停留太久,此时迷惘,并不会永远迷惘。就像黑夜不会永远存在,天总会亮的。我们一路前行,一路抛掷,只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。

“新伟哥”上市至少需5年以上

圣女团viagra

印度神油抑菌

21岁男生可以吃伟哥么

猜你喜欢